当前位置:  首页 > 正文

校园广播

【春晖书信】时光慢语之亲爱的安德烈

来源: 新闻中心   作者: 姬荞  摄影:   编辑:谈太辉  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12日  点击次数:


亲爱的安德烈

你知道吗?我这一代人的音乐启蒙是欧美歌曲。小时候最一爱一唱的一首《忆儿时》:春去秋来,岁月如流,游子伤漂泊……”或者大家都会唱的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”李叔同的歌词恬淡典雅,像宋词,所以我一直以为是中国的古典音乐,长大之后才知道曲子都是从美国或德国的歌曲改编的。

德国艺术歌曲在小学音乐课里教得特别多:《罗蕾莱》,《菩提树》,《野玫瑰》,《鳟鱼》……舒伯特的《冬之旅》里许多歌是我们从小就学唱的。你可以理解为什么,当我后来到了德国,发现德国的孩子竟然不听不唱这些歌,我有多么惊讶。好像你到中国,发现中国孩子不读《论语》一样。

《菩提树》这首歌是很多台湾人的共同记忆,因为舒伯特的音乐哀愁,因为穆勒的歌词美丽,可能也因为,菩提树在我们的心目中牵动了许多与智能、觉悟、更高层次灵魂追求有关的联想。

菩提树,桑科,学名叫ficusreligiosa,属名ficus就是榕属(又称无花果属),而种名religiosa说明了这是信仰树。2000多年前,释迦摩尼在中印度的摩揭陀国伽耶城南的菩提树下悟道成佛,因此这个在印度原有吉祥树之称的毕钵罗树,就被称为bodhidruma,菩提树,觉智之树。而后阿育王的女儿带了一根菩提树的枝条,到了斯里兰卡古都的大眉伽林(mahamegha),深深种下,到今天,那棵树仍旧枝叶葳蕤,而中国也在南朝时,也就是1700多年前,引进了菩提树,种在广州。我在今年1月到了广州光孝寺,去看六祖慧能剃度的那株菩提树,心中仍然万分的震动。你不知道慧能,我只能比喻,就仿佛你看见马丁?路德亲手植的一棵树吧。

然后我发现,你们根本不唱舒伯特的歌。是的,音乐老师教你们欣赏歌剧,聆听贝多芬的一交一 响乐,分析舒伯特的《鳟鱼》,但是我们在学校音乐课里被当作经典古典歌曲教唱的德国艺术歌曲,竟然在德国的音乐课里不算什么,我太讶异了。

这种歌,菲利普说,跟时代脱节了吧!我有点被冒犯的感觉。曾经感动了多少少年十五二十时的歌,被他说脱节;这种歌怎么会脱节?我怒怒地瞪了他一眼。

我花了好多时间搜索资料,查出来linden可能叫做椴树,但我没见过椴树。打听之后,朋友说北京有我描述的这个树,于是我搜集了linden树的叶片、花、果实,带到北京去一一比对。总算确认了,是的,舒伯特《冬之旅》中的这首曲子,应该翻译做《椴树》。

椴树,学名是tiliaceae,属椴树科。花特别香,做出来的蜜,特别醇。椴树密布于中国东北。欧洲的椴树,是外来的,但是年代久远了,椴树成为中欧人心目中甜蜜的家乡之树。你知道吗,安德烈,从前,德国人还会在孩子初生的时候,在自己花园里植下一株椴树,相信椴树长好长坏就预测了孩子未来的命运。日耳曼人把椴树看作和平的象征,它的守护神就是女神芙瑞雅,是生命和爱情之神。

追究到这里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,有水井之处必有椴树,椴树对一个德国人而言,勾起的联想是一温一 馨甜美的家园、和平静谧的生活、一温一 暖的爱情和亲情。因此歌词是:

井旁边大门前面

有一棵椴树

我曾在树一陰一底下

做过甜梦无数……

舒伯特这个漂泊旅人,忧苦思念的是他村子里的水井、椴树,和椴树的清香所深藏的静谧与深情。

安德烈,我被这个发现震住了。因为,菩提树所蕴含的意义和联想,很不一样啊。菩提树是追求超越、出世的,椴树是眷恋红尘、入世的。

至今我不知那翻译的人,是因为不认得椴树而译错,一错就错了将近一个世纪;还是因为,他其实知道,而决定以一个美学的理由故意误译。如果这首歌译成《椴树》,它或许不会被我们传唱100年,因为椴树,一种从未见过、无从想象的树,在我们心中不能激起任何联想。而菩提树,却充满意义和远思。

最符合椴树的乡土村里意象的,对我们生长在亚热带的人而言,可能是榕树,但是对黑龙一江一 植满椴树的地方,这首歌或许就该叫做椴树

回到你的嘻哈音乐,亲一爱一的,我想可能也有一种所谓文化的创意误解这种东西。美国黑人所编的词,一跨海到欧洲,欧洲人所接收的意义就变了质。所以低俗粗一暴的可能被当作,而欧洲你认为是kitsch的,可能被别的文化圈里的人所拥抱。音乐的文本,也是一个活的东西,在不同的时空和历史情境里,它可以像一条变色龙,我觉得不必太认真。

我的秘密的、私己的美学经验是什么?亲一爱一的,大概就是去找出椴树和菩提树的差别吧。

 

深爱你的妈妈

 


电子邮箱:hbeuxb@163.com 新闻热线:0712-2345839

通讯地址: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2号 传真:07122345265 邮编:432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