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 首页 > 正文

校园广播

【谈书斋】席慕容的《深秋》

来源: 新闻中心   作者: 马丽思宇  摄影:   编辑:谈太辉  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15日  点击次数:




   可以挥霍悲伤的⽇⼦已经过去了 ,⾛过中途   当⼀切真相迎⾯逼来,我们其实只能   噤声回避 ,即使是⼀滴泪水,也成⼲扰,必须把柔弱的⼼打造成铜墙铁壁,不泄露 ,也不再接收,任何与主题有关的讯息 ,要到了秋深才能领会。

   活着   就是盛宴 ,如果能够互相告诫,让河流与海洋从此都不起波澜 ,这天赐的余⽣就再⽆亏⽋,看哪 ,我爱,在你我的窗外,早上有雾,晚上或许有⽉光,⽣命依然丰美热烈 运转如常,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及实现,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你。

   月光下你懂太阳会出来,会从云层里出来,会从雾霭里出来,会从海面或者东山出来

你懂,云层那儿会有闪电,会有雷声和雨雪,你懂,雨水和雪花有时候很相似,像同袍的弟兄,雾霭和云层有时候很相似,像孪生的姐妹,你懂,山和海的头顶都会有云行走。

   你懂行走的是画,画可以挂在墙上,墙可以遮挡寒风,你懂寒风它来自冬天,冬天它来了有去,它去时春暖花开,花在泥土里生长,生长还需要太阳,太阳居住的地方是天空,天空里有一轮月亮,它会缺了又圆。 你懂—— 而他们不却不曾懂你,哪怕是一个细微的动作

或者是一抹痴痴淡淡的笑。

   也许,总有些人或事,是你来不及的,但是他们却一直在,用尽力,去追  去做,他们就在面前,时间的长河里,一切在变,我如此深刻的明了,难过只是暂时的,我要大口呼吸

不怕空气中夹杂着尘埃,我要张开双臂,拥抱正午的太阳,哪怕炙热灼伤我的皮肤,我要偷来天地能量,渗入五脏六腑,对抗你,难过的这一段光阴。

   世界复杂,人生跌宕,日子难免会在狂喜与悲伤的两极切换。我们总是误以为人生长到可以弥补种种亏欠,可以让曾经的记忆再度变为现实。

   “分离就是轻微的死亡。”(埃德罗·阿罗古)这种“死”时刻都在发生:同事的离职、恋人的分手、爱人的离异,甚至重到亲人的离世……

   “活着,就是盛宴。”理解此言的人,往往经历过生命的“无常”,体会过生活的真相。

于是,我们才会拥有修复的力量。“我们生而破碎,用活着来修修补补。”(尤金·奥尼尔)

⾛过中途   当⼀切真相迎⾯逼来,我们其实只能 噤声回避 。

   读到这里,顿然想起席慕蓉的一席话:“在一回首间,才忽然发现,原来,我一生的种种努力,不过只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。为了博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,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。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,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,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。”

   活着,总有看不惯的事,不理解的人。何必伪装自己,又何必揭穿他人呢?相比之下,“活出自我”成为了一场充满劲头的修行。只要生命如常运转,就意味着生生不息,尚在途中的你我,就有机会书写不同的人生。

   就像余华先生曾在小说《活着》里写的,“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服力,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。”

   无论时间还是生命,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流转。顺心时不可得意忘形,失意时更不要怨天尤人。

   挥霍悲伤的⽇⼦已经过去,用力活着认真去爱吧。不要等到人生垂暮,才想起种种亏欠。不管怎样活着,只要对得起自己,不违背本心便是。本文选自为你读诗 用力活着认真爱,不违背本心便是。


电子邮箱:hbeuxb@163.com 新闻热线:0712-2345839

通讯地址: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2号 传真:07122345265 邮编:432000